站内搜索:

公益诉讼

最高检副检察长张雪樵:公益诉讼将向儿童权益等领域探索


时间:2020-06-10 10:22 | 来源:未知 | 作者:民行科 | 点击:

人物名片
  张雪樵
  
  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曾任浙江省湖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民革浙江省委会副主委、民革中央委员等职。现任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二级大检察官。
  声音
  公益诉讼特别是行政公益诉讼涉及政府履职,试点期间,不少检察机关不敢监督、不善监督,有的行政机关因为对公益诉讼制度不了解,担心被追责,存在不理解、不配合的情况。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随着网络餐饮业快速发展,新业态催生的食品安全问题也引发广泛关注。
  自2018年8月起,最高检部署开展为期一年的“保障千家万户舌尖上的安全”检察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将网络餐饮违法行为纳入重点监督范围,其间发现了哪些问题?检察机关将如何加强食品安全监管?
  全国“两会”期间,记者围绕上述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雪樵。他表示,专项监督中,检察机关通过检察建议督促相关行政监管部门依法行政,通过约谈提醒强化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的管理责任。
  张雪樵还透露,接下来最高检将探索安全生产、文物和文化遗产、互联网公民信息、妇女儿童权益、扶贫等领域公益诉讼实践。
  谈食品安全监督
  约谈提醒强化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南都:近年来,针对食品安全等领域“违法成本低”的问题,不少代表委员和专家学者呼吁扩大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适用,请问检察机关如何回应?
  张雪樵:食品安全等领域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易发、多发且容易回潮,屡禁不止。现行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关于惩罚性赔偿的规定比较原则,对于检察机关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能否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中,提出惩罚性赔偿诉讼请求没有明确规定。
  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积极完善食品安全民事和行政公益诉讼,探索建立食品安全民事公益诉讼惩罚性赔偿制度”。自检察公益诉讼全面推开以来,全国检察机关共提起惩罚性赔偿公益诉讼案件800余件,金额11亿余元,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下一步,我们将对公益诉讼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功能定位、与私益诉讼的衔接、惩罚性赔偿金的计算标准、赔偿金的管理使用等问题加强研究论证,积极推动出台相关司法解释。
  南都:最高检开展“保障千家万户舌尖上的安全”检察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中,将网络餐饮违法行为纳入重点监督范围,但网络餐饮违法具有虚拟性、隐蔽性和远程性,请问检察机关采取了哪些监督措施?
  张雪樵:各级检察机关积极拓展线索来源渠道,如依托“两法”衔接平台、检察监督数据分析研判平台等,运用科技手段从海量数据中挖掘线索;发挥12309检察服务中心、公益损害“随手拍”等平台作用,方便群众向检察机关举报反映;加强与行政监管部门的协作配合,获取公益线索。
  发现违法问题后,检察机关通过检察建议,督促相关行政监管部门依法行政。强化对第三方平台和网络餐饮商家的监督检查,及时预防、发现和治理相关食品安全隐患。
  检察机关还通过约谈提醒,强化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的管理责任。如北京市检察院开发并运用全国首个网络订餐违法线索监测系统,发现2万余条违法线索,将问题店铺全部移交网络订餐平台予以即时下线处理。开辟违法店铺下线名单公示专栏,公开曝光违法行为,对于多次违法的订餐平台和经营主体一律纳入信用惩戒。
  南都:专项监督取得了怎样的效果?
  张雪樵:在网络餐饮领域中,各级检察机关发现的主要问题包括网络餐饮服务提供者未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未公示食品安全量化分级信息、餐饮加工人员未办理健康证、提供不合格食品容器、餐具和包装等。
  从整治效果看,通过检察机关与市场监管部门等相关行政机关深入协作,在此次专项活动中共发现网络餐饮问题商户18万余家,督促整改纠正12万余家,近6万家不合格网络餐饮店铺被下线处理。
  通过此次专项监督,检察机关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行监管职责,强化对第三方平台落实主体责任和履行审查义务,对现有的网络餐饮乱象形成了有效的震慑,取得了较好的整治成效。
  谈公益诉讼
  办案数量两年增长12倍
  南都:距2017年7月全面实施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已经过去两年多,请问检察机关在公益诉讼方面有哪些新的探索和突破?南都:距2017年7月全面实施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已经过去两年多,请问检察机关在公益诉讼方面有哪些新的探索和突破?
  张雪樵:检察机关在公益诉讼方面办案规模持续增长。
  2017年下半年,全国共办理公益诉讼案件9918件;2019年,这一数据增长为127699件,增长了近12倍。公益保护合力逐渐形成,行政机关对公益诉讼工作更加积极配合,有的还主动争取支持,双方工作合力不断增强。
  2019年,行政机关对检察建议的回复整改率超过98%,绝大多数公益受损问题在诉前得到解决。
  南都:当前公益诉讼还面临哪些问题?
  张雪樵:公益诉讼也存在发展不平衡、起诉案件结构不合理;工作质效有待提升,典型性、示范性案件仍不够多;法律规范体系不健全,调查核实权保障、跨区划管辖等配套制度机制有待完善;专业人才短缺,队伍素质能力还存在短板;相关理论研究滞后等问题。对此,我们将紧盯问题,采取有效措施推动解决。
  南都: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是否面临地方干扰和阻力?检察官是否有消极或者畏难情绪?如何促进检察官主动作为进行公益诉讼?
  张雪樵:公益诉讼特别是行政公益诉讼涉及政府履职,试点期间,不少检察机关不敢监督、不善监督,有的行政机关因为对公益诉讼制度不了解,担心被追责,存在不理解、不配合的情况。
  对此,我们指导各级检察机关不单纯追求办案数量,更注重办理政府及其部门遇到阻力或者需要几家单位协同解决的要案难案。良性互动的办案氛围正在形成,出现了不少行政机关主动要求检察机关进行公益诉讼监督,推动解决长期困扰行政执法机关的难题的典型案例。
  谈公益诉讼探索
  探索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公益诉讼
  南都:去年9月上线的12309中国检察网专设了公益诉讼线索专区,目前共收集到多少线索?检察机关是如何处理这些线索的?
  张雪樵:自去年9月份以来,全国检察机关通过12309中国检察网共受理公益诉讼线索近300件。
  收到线索后,由专人进行初步核查,视不同情形分别作出处理:属于最高检管辖且符合受理条件的,移送第八检察厅进行办理,经过评估和初步调查,决定是否正式立案;属于地方检察机关管辖的,移送有管辖权的检察院跟进办理;不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移送包括行政执法部门在内的其他机关处理。
  南都:在你看来,除了法定列举的四类检察公益诉讼案件,还有哪些领域值得进一步探索?
  张雪樵: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要“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公益保护的需求点多面广,检察公益诉讼应当紧紧围绕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密切配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和监督工作计划,充分尊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的意见。针对公众反映强烈、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易受侵害、而现有机制不能发挥作用的领域拓展案件范围。
  现阶段,最高检正在联合相关单位着手对安全生产、文物和文化遗产、互联网公民信息、妇女儿童权益、扶贫、国防军事等领域探索公益诉讼实践,各地检察机关也围绕这些重点领域开展个案探索。